独秀·人文长廊 | 《火锅·人生》

上海石油分公司本一支部 2022-06-22 15:11:43


味·道

火锅里开满的花椒 
融化的黄油 
煮沸的红油 
不分青红皂白 
麻醉了舌头  
一心想把身体融化

让我们和作者一起去品味火锅·人生


火锅·人生
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  王伟彤

前几天寒风乍起,南方湿润的秋天也无端地抖落出几丝疏朗的凉意。到底是地道的北方人,天气稍一作冷,便开始寻思起家乡热气腾腾的火锅。作为包罗万象、人见人爱的吃食,火锅也慢慢滋生出南北不同的派系。南方以川渝的麻辣见长,北方以老北京的铜锅为首,麻辣与鲜香在寒冷的天气里势均力敌,平分秋色。

重庆火锅


没来过重庆的人,也大都听说过重庆的麻辣火锅。火锅是这座城市的文化名片,满大街都飘荡着火锅的气味。重庆人骨子里似乎有对红色的执念,红汤锅底、花椒麻油、红糖冰粉,围坐的人不辣到出一脑门子汗,就不算过足吃火锅的瘾。作为重庆火锅的精髓,牛油锅底要算其中翘楚,六分牛油四分水。每当客人点上一锅,就从炒好的香料中舀出一勺,当锅底料用掉三分之一,又就着老料再熬上一缸新料。久而久之,各种香料彻底入味,越吃越辣,越吃越香。除了底料,干油碟也为重庆火锅平添了滋味。瓷碟中橙黄透亮的香油配上被捣得香气四溢的蒜蓉,再撒点葱花和香菜,滚烫的食材在香油碟中一涮,辣味被稀释,温度也冷却到刚刚好,包裹着浓郁香味的食材一口下肚,酣畅淋漓。热爱重庆火锅的人们,或许就是钟爱这种辣到舌尖有些麻木疼痛的感觉,杯盏之间,觥筹交错,仿佛一场食客与食物的较量。


北京火锅

而这一切,到了北京,又有了一番别的滋味。

老北京人吃火锅讲究原汁原味,铜锅炭火、清汤锅底。据说铜锅涮肉起源于元代初期,元世祖忽必烈在行军打仗时偶然尝到清水煮肉片,吃过之后赞不绝口。而后经明清几代御厨的细细改良,与烤鸭、糖葫芦一同,成为老北京人冬日里的心头好。地道的老北京铜锅汤底须是一锅清水,最多扔进去点葱段和生姜,于袅袅升腾的热气中倒入红白相间、薄而不散的肉片,待肉色一白就迅速捞起,蘸上由韭菜花和芝麻酱勾兑成的麻酱,酱味与肉味合二为一,唇齿生香。


回味


一个人的火锅

一座城市的烟火

一次酣畅淋漓的品味

一段难以忘怀的时光


南方的火锅热辣得风情万种,北方的火锅清新得大气从容。然而无论是南方还是北方,火锅都凭借它“聚众”的灵魂,荣膺每座城市的社交担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火锅坐镇的江湖,一个两个吃的是情调,五个六个吃的是热闹。人们在瑟瑟寒风中围坐一团,耳边是煮沸的汤汁声此起彼伏,眼前是亲切的好友言笑晏晏,说话的间隙夹上一筷子新出锅的食材,仿佛所有的苦闷就此消解。而南来北往的食客们,也不单单是爱火锅本身,火锅背后承载的人生况味更值得在觥筹交错间细细回味。


仔细想来,火锅确实是人生的缩影。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经历数不清的日子,有些日子如同清汤般的平静温和,有些日子如同红汤般的精彩难忘。不同口味的锅底和料汁也恰当地承担起生活中的五味,无论麻辣鲜香,还是酸甜苦辣,都是人生应有的姿态。看着眼前的火锅,从小火到大火,从平静到沸腾,一如我们人生的高潮低谷,起起伏伏、最终波澜不惊。火锅煮沸时,我们能看得清什么食物可以恰到火候地投入,什么食物历久弥香,什么食物过犹不及。


品读


然而我们的人生,却没有这样一种恰当的火候能让我们细细揣摩怎定夺。我们在未知中大胆尝试,有惊险、有挑战,这样的挑战,如同清汤到红汤的过渡,小火到大火的起伏,像惊喜地发现火锅中某种美味的食材,从而掀开人生的新篇章。待到酒过三巡的下半场,食客们熄掉了火焰,任凭汤汁冷却,残物漂浮。想来这诱人的美味,撤了火苗,竟是如此乏味。若说火锅里暗含人生百态,那么火便是一切的源头。这把火,在每个人的心间,熄灭火焰,便像是熄灭了热情,熄灭了希望,锅干油枯。也不可让这把火烧得太旺,否则须臾之间,便会是锅爆汤洒,灰飞烟灭。不疾不徐,才得以品人生真味。


南来北往的食客们,应是参透了个中的道理,把舌尖上的美学融入到柴米油盐的日子里,从此文火慢炖着每一寸时光。只愿每个人的人生都能够携带冬日火锅的况味,不管鲜香抑或麻辣,都能够在起起伏伏的翻滚后留下意犹未尽的浓厚与甘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