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干山国际诗歌节首批优秀入围作品选登(六)

德清县图书馆 2019-01-15 03:13:48


简单的生活|减法的世界


10号 


故旧里·长江穿行


一 

江水一次次洗刷 

堤岸的沙泥 

青鱼,身陷于江浪 

瞪眼,看---- 

你,一个无名的人 

发丝垂于风中 

听,万物相触 

隐秘的摩擦声 


你幼年时 

母亲缝着布衣 

门阶上狂长孔麻草 

水里蓄养 

几节莲藕 

窟窿里彻夜响着 

蝉鸣、幼婴的哭声 


这些响声混于雨水 

敲击江面 

青鱼,摆在案头 

充斥水墨画中的一物 

你的故乡---- 

江北的小城,杨柳 

剥裂墙皮的拱桥 

你和你的影子 

并列而站 

长江,从你们腰间缝隙里 

穿行而过 


二 

长大后 

城市的柏油地上总在浮起莫名的 

欢喜和忧虑 

东风吹,秋天的香味 

渗入你的表情 

怅望一座座高楼的建起 

园区,蔓藤缠住了人们的呼吸 

叶瓣,从口舌间出入 

你清晨六时出门 

夜间伴着月色归来 

软软的身体蔓延了好几米 

你的大脑却在鼓胀 

快要炸裂! 

在简陋的卧室里,强光下 

诗歌和睡眠 

挽救着你 


作了一夜无法记住的梦 

清晨,穿好衣裳 

我们,穿行于高楼的裂隙 

而生活 

穿人的躯体而行 



三 

这些年,常去山间,河溪 

观山川流水,数只白鹭 

头顶鲜红 

苔藓开辟了小径 

绕着水面,你转了一圈又一圈 

夏去秋来 

这一幕象你的故里 


芦苇丛生在长江一侧 

杨柳垂头低语 

最后的霞光 

淹没了你和你的亲戚 

你们同时面露甜蜜,如同 

一年年,从没有经受创伤 

野鸭,拍着翅膀 

叫声向天际呼唤 

长江闪亮 

穿流不息 



11号


关于乡愁(组诗)

 

✦父亲


他说明天有雨,

将一直持续到五月。

我在楼顶拨弄花盆,

光在眼前摇撼,蓝在身后静止。


他躲开母亲在抽烟,

以最慢的速度吸。

雨前的那种闷静

在我们之间形成高空的

季候感。


整整一天,我什么也没干。

我在屋里写他,

除了现在,

他咳嗽,说话,喊我吃饭

去楼上收被子。


天渐渐黑透,

我独爱这一天艰难。

他一边捣蒜,一边扮演孙悟空。

大力听到他发出“哦吼吼”的声音

马上不哭了。


面对弱势群体,他把自己

降至最低,

不遗余力,“扫却愁怀万古”。

但,他有尊严。


1944年生,属猴,双子座。

他出生那年,

中国物价飞涨,日军突入洛阳

罗曼·罗兰逝世


城墙上,命运的烟灰

落在高山阴影。但

——尽管去考验吧。


榆树早已发芽,人们

在田野里留下迷人的脚印,

他的父亲刚好年满四十,

坐在祖传的贸易货栈,抽烟,唱戏

看生意清淡。


就是在昨天,

他十七岁,或是十八岁

再也没有快乐的希望。

一边种麦,一边背书

用知识消亡饥饿。

种吧,种吧,麦田的绿浪

是梦的安慰。

他经历的,是我们这一代人

所无法经历的。


就在昨天,

他考取了西安邮电学院,

在假期,组装录音机与台灯

晚上横车平炮,卧槽马

清早二胡,哑铃一百次

六块腹肌。


昨天是1968年,

他分配至成都,他念家,

从麻辣火锅里转回西安,到蔡家坡

回到魂牵梦绕的商洛。

青逸才情、万里的行程

都步入了枯萎的真理。


他对青年的理解就是:孝。

而他,绝不表达这些。

真的就是在昨天,

他丢掉了祖父的椅子

和景德镇出产的青花土碗。

你无法和他谈论“过去”的意义。


但他并不独断。

我若说留下,

他就绝一个不扔。


“生活中的小事,怎么样都行”,

他是这样的人。


对一只老狗,不离不弃。

他说,那是一条生命(没有“也”字)

他乐于养活过气的生命。


在没有遗迹的街边下棋,

在夜山上找跑失的狗,

我想,他已绝然忘记了

他曾有过的黄金年代。

喘气,激动,不获而归,

他那么失望。


七十岁了,已经快没有昨天。

他的步子还是跨得很大。

鬓角的白发

象充满经验的石灰。



✦小妞,那年……


那是一个离她的星宿最近的夜晚。

把学生气嵌进相框

双手交叉在金沙江的背后

再往后,是黑色高层

摇摇晃晃的春天,她预感到

愚笨的分身

轻轻地,好像透明的狐狸

溜进母亲的子宫

好像古酒囹圄了魍魉!

她甜腻的发丝纷飞,未及向同党告密

就要出发——

1989年,她成为鼓胀的女人

把胸罩当飞行帽戴

穿越海峡,荧火虫汲取胖儿草的流光

陪伴她行于水上

慢悠悠的日子,从中国

到他乡,她的发丝点缀着

椒盐,绵密的爱欲沉睡都引人入胜

她相信春天的小风

小的像一个孩子的棺材

证明她的身体原是一只飞蛾,曾

被雪浇烂。


醒来,发现别人已认不好她。

一切都得重头来过!一切

都得从最热的地方,特别

是那别无去处的胃——

火旺哦,柔柔的花椒痛。



✦梦范宽


山中,农作物生长缓慢,年底
 种下的菜籽,如今花开花落。
 羊和兔在画布上慢跑
 象年轻的宗教徒,成为时髦。
 我忘记了我所在之地。
 庞然大物产下幼子,月亮
 从很高的角度照,让我觉得
 象石上坐着古人,黝黑轮廓
 将被闪电撕裂。批评家声音
 阴森,但柏的用墨仍然加重
 那画面一团漆黑,无声,不语
 上方留白以覆雪,从远方
 迂回而下至谷。
 这位昂扬的画家,头顶的绒帽
 已经用软,他说:秦地沟深涧高
 南方悟道队和亲爱的昏暗的鹅
 不能领悟;
 这位落魄的画家,生命和他的胡须一样
 一再做着大雁反对的事。
 那一群爱仪式的大雁
 是浪漫的灰棕色,缺乏黑
 和一颗拥有贫困感情的心。
 五味子挤过我的鼻息
 它表皮的阳光暗示我
 不要醒来,为了完整并有效
 我必须硬睡,但之前的原文已遗失
 只有厚厚的黑树,在暮晚撕咬
 柴下屋一坛有年份的酒
 留字:臣范宽制
 因年久,字迹变小,变柔软。

* 一个梦。疑似在终南山中,突然一个声音“柏的用墨仍然加重”,起来后,感觉那人是老乡范宽。



✦马炉


艾略特说过,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遗产是一种永远年轻的信心,一种坚持把游戏、爱情、浪漫和理想主义变成现实的能力。此时此刻,那个时代终于淡化为背景。——2010.12,2015.7

五年前,我们下丹凤县看刘西有②故居
沿着那条狭窄的乡村公路走过去的冬天
闲和宁静,山萸散落。在阴坡
一群羊孜孜不倦地吃着积雪,无视
矗立的包米秸子像战场上潦草的士兵。
人少却不寂寥,在那次行走总是出现的
奇迹里,朋友不耐烦地停止和回顾
他的严苛疲惫的身影,以及粘在
笔记本中的身世,让我们的步伐有了理智。
以贫穷写贫穷,并不需要完美的心智
就是这样,水库仍是马炉唯一显赫的建筑
苦楚,笨拙,一张立着的干枯的明信片
温柔地被一个假想的时代
盖上其他观点的邮戳
两棵柏树是它的鲜活映衬,历史的
修辞。朋友坐在墓地,劳动者的声音
还在腮红蜜的天空,发其困难,发其
每一天的贫穷,成为传奇的要素。
望过梯田看云彩,一个老人的目光
收回我们的比喻,清晰的农村并非
自然,而主题大多都来之不易
在这个越来越平坦化的世界,朋友
你不觉得眼前的梯田
是一种有趣的视野吗?
过去它缓解了人地矛盾,如今它拦截
那碾平一切的技术,更重要的
存在的它也是我们的命运——
地平线就在那儿,我们却得回转,回转,再回转。

①马炉:商洛市丹凤县月日(发音:儿)乡马炉村。
②刘西有:马炉村农民,全国老模,于1981年因肝癌去世。诗中的“朋友”指刘西有之子刘丹影。
42年前,丹影的生父屈超耘因为一句承诺,把他送给了刘西有做儿子。
屈超耘,1936年生,户县人,作家。建国10年大庆时,省上筹划编《农村干部教材》,分配给屈超耘的是写马炉大队支部书记刘西有。二人尽管差异不小,却彼此感觉有共同的东西,后来成了影响彼此一生的好朋友。



✦佛国仙境


曾经存在着的古老诸神的阴影,它们重访大地。——荷尔德林


这里有鸟发达的胸骨,我想象

它们梦一般的飞行。万籁俱寂,

飞过沿河的龙骨,它们以逆光下

紧凑的山地史进入人类史。


一个将军买下了这儿。

主要的原因是构造轻型的世界,

充满了云。山地崎岖,而

河流像赤道一样宽广,松散民居

跌落其中有点儿无力。


似乎是被意识引导的魔卷。

宏伟全景中的恐惧导致的幻觉,让我

不总是工作的形象,与珙桐合影,

而风中挺胸面对雷霆叮当的

画眉,使得这山谷更加孤寂。

有苗子的蛊术或荷尔德林式的神性。


一个远离了海洋和野蛮人的地区,

雨季增加了这里的重量。

经过一部分路面时银行消失了。

古老和曙光的重构行动起来去研究

这喀斯特地貌升起的佛像,它的头顶

绿植茂盛,应该说它是浓发的释伽牟尼,

还更有国际观,满足现代的A面或B面。


在更为狂野的基础报告中,

由聪明的农民和几副不详缺口的金牙

实现计划中的全部细节。儿子们

接受第三级教育,像哥哥一样

成熟。而女人是温暖的焦糖,

她们拜神,有一种要大放光彩的意愿。

当农民死去的时候,儿子们必须

结婚三十八年。


一个偏离了中心的地区,依赖

“穷”和“空气罐头”,但它又难得的

慷慨;它蓝图中的文化

与中心相比,差异是可观的。

无法放弃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尽管它所拥有的已教它失去。


 ※ 2015年6月11至16日贵州之行而作。



✦别


旅途低沉的村舍涌出几个诀别,

石坡镇,我们遇见失落的金矿;

一百码的力回到灰色的靠背上,

来不及想,你与黑夜交辉的话语。


快走吧——走,突然成了一种娱乐,

告别宴刚刚结束,下一个阴天又在

招集,蹊跷的粽子在你和我之间

递来递去,铁板隐匿在失眠的角落。


从寺耳到胭脂河这片亲切的浓荫,

知己寥寥,凉风中饮酒的琰珺兄

抬平了脸往上看,若该有什么顿悟,

恐怕就是此时了。一群做梦的对手


视觉中易燃的洋樱桃不得不骤降

镜头之下,度外置之的时光显得

幽深。我看见被山巅和麦田定住的

老房子,用石头立栽起来的门廊


踏进当年欢然又孤寂的天井,狗

度过了今年最长的春天。黑白,

远非彩色,相机羽化了现实的蝴蝶。

忽而在水库洗车的吝啬鬼,浪笑


——或者风景,或者乡愁这种东西。

作为香樟树和凉粉店之间的夏,我

知道,真正的别离,凭玩笑顺利地

说出,消退那悲哀,翻倍唱片的密纹。



12号

旅行者



临行前,父亲告诉他

宇宙的迷宫是时空反复的折叠

每个人手里都有火把和地图

长夜是光明的倒影

要远离空谷悬崖的诱惑

听懂风声编织的歌谣

就会找到神迹所在的方向


他记下短暂停留过的每一座城市

以此完成对于世界构架的推敲

他精心留存每一张车票

时间,地点,人物

配合充分的想象

是关于自我存在的必要认知

他带着过往所有身份的证明

去寻找身份的证明

驱赶羊群,采摘玫瑰

在拥挤逼仄的车厢里弹琴歌唱

在雨后清醒而泥泞的草原上模仿哭泣

要保持庄重和孤独

并深切热爱着痛苦


直到他第三十七次梦见故乡的泥土

黄昏挂着一川瀑布

南方的森林在眼底起雾

于是多年来在世间隐晦避忌的伪装

一触碰,便泄露无疑

旧时的童椅,落寞的管风琴

夹在常年落灰的书页里,留存完好

十里城墙,两重高楼,一把锁

自此成为心中绝缘的孤岛

不予声张,不予谈及

不常去回忆,并抱有敬意

就还是儿时眼中的样子

人类通过学习词汇知己知彼

又在诗歌里保持间离


落潮时,他的船在沙岸搁浅

天光辗转,城门紧锁

一如他所曾珍惜过的苦难

挥起一把老旧的斧锤

便把它斩得粉碎

村民举着火把将他包围

直到在人群中看见父亲的面庞

才明白这许久的流浪

不过是划船驱桨围着孤岛

远远近近地周游



END



主编 | 慎志浩    

副主编 |雷华刚

责任编辑 | 朱音      

 审  校|密健华

彭文洁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