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逃亡——打个飞的去吃鱼头火锅

吕厂座 2021-07-20 11:12:53

化悲愤为食量,是人生的一大境界。

这几天,工厂里来了几个南美客户,声称要做一批成本6.5美元的吉赛尔·邦辰奥运同款走秀装,还对产品的工艺提了一大堆稀奇古怪的意见。更让人不能容忍的是,几大爷的英文说得比本厂长还烂!吕厂长手脚并用,就差没使用双截棍了,客户们依旧一脸茫然……

炽热和高温,外加焦虑的心情,实在让吕厂长满腔洪荒之力无以排解。要是此刻身在四川,吕厂长一定会用那满是红红色的海椒和红油,给自己的身体和情绪来一次彻底的排毒。


        想到这里,吕厂长恶向胆边生,去你的南美客户,去你的狗屁订单和蹩脚英语,这一次就让本厂长放空灵魂,做一个事业的逃兵吧!吕厂长决定,回到热爱的大成都,用红色美食与绿色山水,给自己放一个小长假!

推开窗户,看到今天天高云淡,真是个适合短途飞行的日子。


说走咱就走,一个小时后,吕厂长就在万米高空俯瞰高温脚下的山川湖泽了。这画风,给人感觉飞机是最接近烧烤炉火苗的那一粒椒盐,这热得真叫一个360度无死角。

强烈的反射光,几乎快亮瞎厂长的钛合金狗眼。


两个半小时候,顺利到达成都双流机场。好友们早虚位以待,拉上吕厂长直奔我们今天饮食狂欢的目的地——新津县安西镇。26公里的车程,只需不到半小时,吕厂长就坐在河边的茶座上,一面欣赏美轮美奂的河景,一面等待美味上桌了。


       这样的好水,自然孕育了滋鲜味美的鱼,看着这些鱼的鲜活劲,不得不让人满心欢喜。


说到新津,这里五河汇聚,牧水而歌的人们对河鲜的钟爱无以复加。新鲜的河鲜与火锅的完美融合,造就了这里一味名扬四方的美食——鱼头火锅。

听当地朋友介绍,来新津不吃一顿鱼头火锅,无异于到北京不吃烤鸭一样。它是水城新津的一张特色名片,更是无数好吃嘴们追捧的大热美味。


新鲜的大鱼头、秘制的锅底、古老的砂锅,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食指大动。鱼头都是刚刚斩下的,在下锅之前都还能看出鱼嘴的一张一合,常怀悲天悯人情怀的吕厂长,不由得掉下了几滴鳄鱼的眼泪。


经历了漫长而难熬的等待,鱼头终于熟了,配合着简单朴素的蘸料,色香味已经充分弥散。虽说吕厂长常年生活在江浙沪,习惯了清淡回甜口味,但在这一瞬间,违和感并没有出现,原来在厂长内心深处,至辣至重的口味依然无法取代。

这是一次奢侈而任性的逃亡,尽管在这个过程中,吕厂长的心里也反复纠结自己的率性是否太过于直接,但在美味入口的那一瞬间,一切纠结的情绪都已化为绕指柔了。


再来一张美味的鱼头照,尽管吕厂长火力全开,但在吃下两个整鱼头之后,已经丧失继续战斗的能力了,只能恨自己胃口太大,肚量太小。


吃完鱼头,再来一份野生黄辣丁,将鲜味进行到底。这种生长在新津当地水域的野生美味,肉质细嫩、麻辣鲜香,只需经过简单烹调就能调和出浓郁的鲜味,让人陶醉。黄辣丁不仅能做火锅,清汤炖煮的味道也非常鲜美,只可惜吕厂长肚量有限,就只能将美味留到下次再享受了。

酣畅淋漓之后,和朋友们一起嬉水游玩一番,双脚一触碰河水,沁人心脾的凉爽让人陶醉。告别了水泥森林里的各种烦恼,吕厂长在这一刻终于拾回了宁静与淡泊。


最后一张图,是吕厂长今晚在新津下榻的酒店,名字叫作静心楼,吕厂长非常喜欢这个名字,在大片荷叶的陪伴下,相信今晚一定能够做个好梦。


在稍作调整之后,吕厂长又将继续飞回中国制造的第一线,继续操着蹩脚的英语和南美客户们继续死磕。一次短暂的美食之旅,或许会让我们对于现实中的美好产生有限的遐想与诗意,而我们的生活还将继续。


本文中部分图片 由新津县网信办提供


长按二维码  关注吕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