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火锅

徐徐言之 2018-05-23 08:09:08

眼前是鸳鸯火锅,红的是辣味,清的是淡汤,汤已微滚,正冒氤氲热气。漂亮的服务小姐端着盘子,手脚利索,碟碟美味鱼贯上桌。


四个人有缘在此把茶共欢,中间的纽带是我。咪是我的同学,蓝是我曾经的同事,琴是我的师姐,这三个人都是我的至交。大家在我的口中是早已彼此有所了解,但琴与另外两个人是第一次握手,咪与蓝,看看像是老相识了,琴就问她俩:你们早就认识的啊?呵呵,其实她俩也是第二回见面。但蓝是见人熟,与咪是臭味相投,第二回见面,就亲热得像好了几辈子。


呼朋唤友而来,名义上是为了蓝。蓝是我传说中的人物,特立独行。趁着我在杭州,趁着蓝也刚好在杭州,大家就想见见面。但我与琴好久不见,很多时候就在那里顾自与琴说话。琴是贤妻良母,在家侍候一家子吃过饭才来,坐在火锅前,也就应景似地吃了一点点,更多的时候,就在那里为我夹菜,把煮熟了的菜放到我的碟子里,说是凉一点可以吃,免得我烫。我享受着她的关爱,把东西吃得有滋有味。琴不会吃辣,蓝和咪呢,是怕不辣。我居中间,会吃辣的,也会吃不辣的。


这个辣字,让我想起了咪的油炒辣椒。那还是读中专的时候,咪每次回家,总会从老家带一大瓶油炒辣椒,吃饭的时候分给我们,我吃辣的历史从源头上讲,应该是从这里开始的。记忆中的油炒辣椒味道很香,很过饭。这个辣字,也让我想起了跟着蓝吃火锅的历史。柯桥饮食原本就是个大杂烩,川辣呢,在中国轻纺城刚开始发展的时候,就在此驻扎了。在一般市民还不时兴吃火锅的时候,我和蓝就经常出没于火锅店。那时候我们也有四个人,生死之交一般。四人之中,我年龄最小,也就占尽年龄小的便宜,大家很照顾我的,我呢,也就常跟着这些姐姐们吃香的喝辣的。我吃辣的道行取得突飞猛进的阶段,就是在那段时间。后来,我和蓝出去的时候,碰到一些并不是很了解我们的人,问我们,吃辣吗?我们总是相视一笑,然后说,随便的。我们是真的随便的,不管怎样程度的辣上来,我们都吃得下。或者是同桌的人嫌菜辣,吐着舌头说辣死了、辣死了!我和蓝总是不声不响埋头苦吃,天哪,这点点辣还不够我们提神呢!


这几个吃辣的、不吃辣的人,就在那里吃着鸳鸯火锅、吃得热火朝天。这个火锅,吃的就是那份热闹,那份好心情呢。


埋单之后,服务员又送上赠票50元,月底前消费有效。怎么办呢?我们这一聚,至少在月底前没有下次。我说,把赠票送给看着最顺眼的人吧。环顾四周,其中有两男两女正在温情地吃着,男之彬彬,女之有礼。好了,就把赠票送给他们吧!受赠的女孩有点反应不过来,待反应过来了,就忙着说谢谢、谢谢!我们就在谢谢声中走出了火锅店!爽啊,被别人感谢总是舒服的!


简介:徐徐言之,女,本名徐美芳,1974年生,浙江绍兴人,绍兴市作家协会会员,医务工作者。有诗文刊于《儿童文学》、《诗潮》、《中国诗人》、《大地文学》、《安徽文学》、《黄河诗报》、《野草》等。


徐徐言之微信公众号:xxyz1974

联系邮箱:xxyz1974@163.com


长按此二维码,欢迎关注徐徐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