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火锅,一群人的麻辣烫

逛吃逛吃小火车 2018-05-31 09:23:25

故事的开始是这样

我对麻辣烫最初的认知是一个改造过的手推车,上面架着几个锅,很多个串串放在里面煮。食客可以自己挑选,然后老板会麻利地将竹签上的食物一抹进塑料一次性小碗。你若想要辣味,老板则会给你舀上一勺看似很淡的辣椒汤。对啊,看似只飘了零星的辣椒末,其实煮过很久的辣椒水也是呛人的。

这就是我小时候最开始吃到的麻辣烫。

后来,麻辣烫变成了可以去冰柜里选食材,交给师傅烹煮,鲜美的汤底,自己爱吃的菜,加上蒜泥、辣椒油、葱花……

大学期间,尤其是六月份备战期末的日子里,最喜欢的就是中午提上一份骨汤麻辣烫,回寝室,打开电脑,找到最新一期的【康熙来了】。是笑出了泪,还是烫出了泪,亦或是辣出了泪。混杂在一起,自己都分不清楚了。

我们寝室有自己的一份隐藏菜单。西红柿、方便面、鸡蛋、油面筋、腊肠,这是每次吃骨汤麻辣烫的标配!另外,还得跟老板说,多加蒜泥和辣椒!

关于麻辣烫里加西红柿,我后来在北方读书时认识的朋友都很是不能理解。西红柿应该是用来吃火锅的,怎么可以出现在麻辣烫里?!纵然我百般解释,终究是说不清楚。我认为这可能是我词汇量的局限。

后来,我在张江高科地铁站出口的地方倒是见过小时候那种麻辣烫。每次都可以用它忘却晕车的痛苦。

我对北方麻辣烫的第一印象源自2010年7月那次去西宁的社会实践。记得是在西宁市区的水井巷里的一家小店。当时室友给我们点了一份麻辣烫,火红的一层辣油铺盖在上面。那次之后,非常难忘!我挂念了很多年,以至于四年后的十二月的某一天,因为提到了麻辣烫而奋不顾身地前往西宁去寻觅这份记忆中的美味。

在最冷的那天,站在西宁的街上,冻成了狗。

记忆中的味道,应该就只属于记忆。

在兰州第一次吃到干汁麻辣烫,所谓干汁,自然是盛出来的时候沥干了汤,另配一个小调料碗蘸着佐料吃。倒是有几分像火锅,一个人的小火锅。

因为懒,每次能够出校门的机会都异常珍惜,都会嚷嚷着吃干汁麻辣烫去。吃了几次,突然就腻了。没有汤汁的食材,蘸着老干妈类似的佐料,油腻中有一点乏味。淡。

后来,有热心的朋友带我去寻觅隐藏在居民楼下的本地麻辣烫,和在西宁吃到的有些相似。去了三次,才终于吃到,看来老板也是任性,生意也是红火。刘备三顾茅庐,我三顾麻辣烫店。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故事的结局是这样

吃了这么多不一样风味的麻辣烫,最后还是喜欢这种所谓四川改良传授而来的南方麻辣烫。

麻辣烫,一个人的火锅。

火锅,一群人的麻辣烫。

请输入标题     abcdef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