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前脚国泰航空的一条毯子,后脚新加坡机场的骂人客服,两起爆出的歧视普通话乘客事件,引发了国人的众怒。
国泰航空的机组成员以香港本土人士为主,还有少量外籍,几乎不招大陆人

以至于网上不断有人建议,咱们中国人,不讲洋文,为了爱国,体现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赶紧取消英语的主科地位。
当然,这样的建议,也不是第一次在网上热传了。
甚至,前两年还曾经有位叫做李光宇的人大代表在两会上提出过“高考取消英语”的建议。
李光宇可是个名人,宇华教育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下面几个是他投建的学校,光双语幼儿园就有5家!

这个,你试想一下,如果公立学校对英语重视下降了,那些有条件的家长们会把孩子送去哪里?
可以说,对普通家庭的孩子而言,能在
…英语随之而来的,可能就是阶级固化数学考试考研普通话_网易…(随之英文翻译)插图
公立学校里学英语,正是教育公平的体现。
当然,可能有人会反问——
学英语有什么用?菜市场买菜用得着英语?
学物理有什么用?你买菜用得着牛顿定律?
学化学有什么用?你买菜会用化学方程式?
学高数有什么用?你买菜小学数学不够用?
学历史有什么用?买菜又不需要历史意义。
但是,你上学,应该不是光为了长大后买菜吧?

显然,一旦在高考中取消英语,那么,中小学也会及时跟进,不再去怎么用心教了,把原本属于英语教育的资源向其他科目倾斜。
这样一来,别的必考科目可能会越来越卷,考试和录取的标准未必就将有所缓解。
而那些有能力的家庭,则会送自己的子女去私立机构接着学英语,继续强调英语的重要性。
毕竟,英语这个东西,虽然你买菜用不着,但无论是在学术圈还是职场上,都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即便高考取消英语,你尴尬的英语水平将不会影响你上大学,但你进了大学后,特别是要考研、考博的时候,搞学术科研的时候,你会发现,各种专业术语,阅读的参考资料文献,大多都是英文;在如今全球化的大环境下,就业和升职的时候,掌握英语优势的人,也总能更容易取得成功。

毕竟,如今的英语,不仅是一种国际交往的工具,更被用作了一种信息媒介。你对它的掌握程度,无关你日常买菜,但是会影响你赚那些买菜的钱。
于是,当在学校里面学不到英语的时候,有效果的英语课就成了一种“付费资源”。这将导致,优质教育的成本大幅度上升,简单说也就是——综合算起来,学费更贵了。学英语会将成为有钱人的专利。
时间一长,教育方面的分化,将不可避免地造成阶级固化。

这方面,可以参考美国。
同样都是美国人,一些老百姓连最简单的加减乘除都捋不清,甚至对“口罩里的金属条,可以跟踪控制人的大脑”这样反智言论深信不疑;但这个国家却摘得了超过三分之二的诺贝尔奖,在各方面都做出了诸多遥遥 世界的东西。
很明显,虽然他们都属于美国人,但那些不识数的,和搞科研的、玩政治金融的,不是一批人。从起点,他们就没有发生过交集。
从小,美国穷人的孩子搞“快乐教育”,中产和富人的孩子却在“苦读”。美国学生们各自接受到的基础教育,就代表着他们未来所处的不同阶层和社会分工。

好了,再说回咱们的英语教育。
在对外开放的大环境下,如果公立学校全面取消英语主课地位,这无疑是为经济条件较弱势家庭出来的孩子,直接关闭了一道大门,不符合教育公平的理念。
这将会导致,家庭实力强的人,英语水平高,容易摘得优质机会,至少没有太大阻碍。
家庭实力弱的人,英语水平差,只能在人海里辛苦厮杀,难以谋得上升渠道。

说到这儿,可能有人又会问了,咱们鼓励更高层次的人才学专业性质的英语就可以了,没必要搞全民英语。
但是,你再反过来想想,哪里有不打基础就起高楼的?没有全民英语的基础,就直接杠专业英语,这可能吗?
搞来搞去,不还是堵住了穷孩子“读书改变命运”的上升通道, 助各种英语教育机构赚的盆满钵满。

正如前面说得那样,取消中小学英语主科教育后,没有钱学习英语的穷孩子即便考上了大学,在学业和考研,以及后来的就业中,他们都属于弱势群体,很难pk过那些从小就花钱学了英语的人,薪酬议价能力都不一样。
此外,更有什么学习英语是思维的锻炼和积累这些老掉牙的东西,这里就不多赘述了,大家肯定都没少看过。
类似的,还有前几年央视微博的一个调查,曾有7成网友赞成数学退出高考,下边一片叫好声。
对此,有老师一针见血的评价说——“数学就是用来把这7成人筛出去的”。
高考,本身就是一个选拔性考试,它跟九年制义务教育没有可比性。不想学英语,不想学数学,就考不上好大学,这不是挺正常,挺公平合理的吗?
如果什么学科都拿掉了,那靠什么筛选,摇号吗?

即便是恢复到古代的科举制度,它依旧是选拔性的考试。
况且,只考四书五经,学业压力就小了吗?
那只不过是换了另外一种形式的“卷”法而已。

老实说,这种“我不擅长=应该取消”,“我用不上=没有用”的看问题角度,散发着一股子“低幼化”的味道。
按他们这个思路,是不是应该从幼儿园开始拉小朋友去工地学习搬砖,后面应该算是很实用的谋生技能;
或者,按照人类的本能,每个人大概率都注定会爱上一个人、和对方发生关系。所以,从实用角度考虑,生理卫生相关的教育课程必须成为整个中小学教学的重中之重?

总之,有关爱国和不学英语,这两个议题,原本就没啥必然联系,更不存在所谓“二选一”的问题。
就说像国泰航空这样的香港某些服务业对英语的“迷之崇拜”,很大程度上也并非“语言歧视”那么简单。更多的,可能是一种“跪久了”的心态,一种殖民地遗毒的体现。而且,有些人“中毒”还比较深,扶他起来都不愿意,非要继续跪,甚至还跪出了一种莫名的“优越感”。
英语教育,不应该背这个“锅”。
一旦在高考这样的选拔性考试中取消英语,大概率,底层要想逆袭,只会更艰难…
这个“英语无用论”和那些“不读大学的都当了总裁”的民间故事一样,你如果对此坚信不疑,很容易就会把自己的路走窄,将职业或学术的天花板拉低。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66